站内公告:

欢迎来电或通过短信咨询,咨询电话:13662566996
联系我们
如果您遇到法律问题,请联系我们
马振杰深圳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如下:
深圳马律师网
电话:+86 (0) 755 33368772
传真:+86 (0) 755 33368787
QQ:QQ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02号财富广场A座二十楼。公交站:招商银行大厦。地铁站:车公庙站A出口
为薄熙来、王立军说句公道话

为王立军、薄熙来说几句公道话
   重庆模式,有着非常深厚的群众基础。重庆模式几条鲜明的脉络是:唱红,打黑,缩小贫富差距。
   唱红打黑为人诟病的原因在于:用运动式的方法唱红打黑。而在打黑中,夹杂着违背司法程序。
  我们首先看唱红,用唱红的方式建立信仰,继承传扬传统文化和革命历史。唱红是在体制内人群的“规定动作”,有作得过头的地方。
  其次是打黑,打黑是必须的,也是大快人心的。重庆打黑过程中出现的司法程序问题,往小了说是司法程序,往大了讲是机制体制。重庆打黑,被解读为文革遗风,也有解读得过了头的地方。
  中国现行法律体系能解决体制机制问题吗?答案是不能的。现实中中国的既得利益集团,热衷于“慢慢改良”、“维稳”、“秀演技”、“和稀泥”。
  CCTV一直宣扬中国领导人道德高尚,但是领导人的子女从商却是不争的事实。恒大地产与“温总”的关系不言自明,恒大能扶摇直上,归根结蒂还是托的温总的光。中国地产如此“坚挺”,温氏家族难辞其咎。
    重庆缩小贫富差距的举措,正是当下需要优先解决的公平正义问题。
   如果攻击薄熙来、王立军的施政抱负具有野心,人民也需要这样的野心。毕意他们客观上在为群众做实事。这与整天维稳,鱼肉百姓的权贵相比,差距何止云泥。如果非要对薄熙来、王立军扣上“文革”的帽子,那维稳,鱼肉百姓的权贵更应该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薄熙来、王立军的行为固然有缺憾,但简单的把薄熙来、王立军的行为扣上文革的帽子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那只是一种政治斗争所需要标注的颜色。
  法学届呼吁了这么多年的“法治”,效果如何,我们做律师的心里最清楚。法学届出于对法律信仰的虔诚,主张多一份理性,少一份狂热,主张程序正义,但法学届是否想到,法律模式在现有体制下,能行得通吗?“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中国的老百姓什么时间才能享受到真正的正义呢?我想还是遥遥无期吧!法学届更应该直视现实的状态。不要把头埋进沙子里幻想。
  学生时代的我,对建立法治国家曾经充满期冀与幻想,参加工作步入社会以后,对以法治国、以德治国的谎言开始厌倦。世人皆曰杀,我独怜其才,我对薄熙来、王立军保留看法。民间多是支持薄熙来、王立军者,莫非不知法治为何物?!
来源:原创      时间:201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