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公告:

欢迎来电或通过短信咨询,咨询电话:13662566996
联系我们
如果您遇到法律问题,请联系我们
马振杰深圳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如下:
深圳马律师网
电话:+86 (0) 755 33368772
传真:+86 (0) 755 33368787
QQ:QQ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02号财富广场A座二十楼。公交站:招商银行大厦。地铁站:车公庙站A出口
给郭台铭先生的信

背景:

  2010年春节,富士康女工王爽(化名)因承受不了富士康繁重的工作压力跳楼自杀,富士康单方面宣布王爽患有精神疾病,拒不支付任何补偿,王爽家属委托我与公司谈判,面对着死者家属清贫的人生,期盼的眼神,面对着案件办理过程中遭受的种种欺诈和冷遇、威胁;面对着“五毛党”疯狂的删帖,我悲愤不已,拿起笔,代王爽姑妈给富士康老总郭台铭先生写的一封信。

  (注:该信同时抄送深圳市政府相关部门)。

  

尊敬的郭台铭先生:

     你好!我是王爽(化名)的姑妈,武汉的一名高校教师。惊悉王爽(化名)不幸跳楼身亡的消息后,我们感到非常的意外和震惊!她是一个活泼开朗、热情大方、品学兼优的女孩。在其进入贵公司之前,历经多年求学,学校方面的体检从未发现其有任何精神方面的疾病,富士康也是通过严格和全面的检查、选拔才录用她为职工的,现贵司单方宣布其跳楼身亡的原因是患有间接性的精神分裂症,我们家属难以相信。  我认为王爽的死与深圳富士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富士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原因是: 

 一、王琳在跳楼身亡之前与深圳富士康没有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她是深圳富士康的正式员工。因此单位对王爽的之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去年贵司出现女工跳楼事故,我们曾建议王爽离开贵司,但贵司总裁郭台盟先生在中央电视台向全球华侨保证要建立职工心理干预机制,要象兄弟姐妹一样善待员工,深受感动之下,我们放弃了劝说王爽离开贵司的想法,转而支持王爽以厂为家,王爽本人也不负众望,把自己的青春年华全部奉献给了单位,加班加点、尽职尽责、任劳任怨,一干就是六七年,直到事故发生时还坚持在工作岗位上。

二、如果贵司及时对王爽进行心理干预,王爽决不会轻生。

  心理学研究证明,人的轻生态头会在短时间内爆发,如果及时对有轻生态头的人进行疏导,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会放弃自杀,转而开始更加光明的生活,但贵司在发现王爽出现心理问题的苗头时,不是对她进行关心和爱护,而是立刻将她打发出公司,企图推脱责任,王爽如果是在贵司工业园内自杀,贵司还可以“对偶发事件防范不力”解脱,现贵司在发现王琳有心理问题的前提下,仍将她推去厂门,于谋杀何异!根据我国法律规定,王爽的第一监护人是其父母,贵司是否将王爽的情况向其父母进行交流?贵司没有,而是将其交给其嫂子这个农村习俗中的外人,这实际上就是直接放弃了对王爽的心理救助,贵司的这种行为,于郭先生的承诺相去何远!贵司所聘用的心理医生作用何在?

三、王爽的家庭是一个弱势群体,但决不代表他们不爱自已的女儿,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已最心爱的女儿,还有什么不能失去?

   王爽祖祖辈辈均在农村,她从小就没有母亲,家中只有一个重病在身的父亲并且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哥哥是一个在深圳谋生的农民工,处于社会最底层,他们命如草芥,死了也就死了。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亦歌”,亲人的伤痛是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的,如果贵司不能妥善解决此事,我们将尽力委托律师打赢这场官司,使员工在工作期间受到精神损害列入工伤范围,如果王爽以她的死能促进中国法制进步的一小步,我们作亲属的也就心安了。

   仅以此文奉献于含冤死去的王爽。

   

                                          写信人:王某某

                代理律师:马振杰

来源:原创      时间:2012/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