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公告:

欢迎来电或通过短信咨询,咨询电话:13662566996
联系我们
如果您遇到法律问题,请联系我们
马振杰深圳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如下:
深圳马律师网
电话:+86 (0) 755 33368772
传真:+86 (0) 755 33368787
QQ:QQ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02号财富广场A座二十楼。公交站:招商银行大厦。地铁站:车公庙站A出口
  >>  服务领域  >>  企业法律顾问
知识产权的魅力(上)

       什么是知识产权?
       在西方人眼中,知识产权是制度文明的典范。在法律人眼中,知识产权是现代国家基本的法律制度。知识产权并不是从来就有的,是近代商品经济和科学技术发展的产物,在一点上,知识产权与所有权、债权、继承权这些传统的财产权制度不同。
       我想用一句形象的话来描述知识产权的特征——知识是公开的,权利是垄断的。
       也就是说,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所涉及的知识技术信息必须向全社会公开,让人们所悉,了解。但是它的权利是为权利人所控制的,其它人要了解这个知识技术和信息,必须征得权利人的同意,并支付报酬。
       知识产权制度是一个神奇的法律制度,但并非是一个神秘的法律制度。对老百姓来说,知识产权无时不在,无处不有。
       例如,我们看三D影片《阿凡达》,给我们带来了文化上的享受,我们就得付费。
好莱坞的大片《阿凡达》制作成本5亿美金,到2011年6月底,这个影片在全球所赚取的票房收入达到29亿美金,就中国2010年的票房排行榜来看,它高居榜首,高达13亿人民币,而姜文的《让子弹飞》,飞了好长一段时间,也只排名第二,只有6亿多人民币。
       这种高报酬的版权收入来自于法律的保护,这就是文化领域的著作权。
再比如说现在流行的IPAD,掌上电脑IPAD是美国苹果公司的经典之作,最大的市场在中国,最大的工厂也在中国。
       一个IPAD,国际售价200美金,但是中国的工厂加工、生产,所赚取的利润只占到IPAD售价的19.8%,而美国的苹果公司凭借技术和外观设计赚取了63%的利润,这种高额的利润就来自于它的核心技术和外观设计的专利。
       再比如我们使用的电器,这里面会有一些品牌或者商标,在当代社会,它是一个信息社会,从某种意义上说,商品的消费,就是一个品牌的消费,所以我们买东西总是要买名牌。
       大家看看海尔,中国的海尔绝对是家电业的第一品牌,在全球范围内,是电冰箱的第一品牌,是白色电器的第二品牌,这就是海尔商标的身价,这属于市场营销领域的知识产权。
       所以对于老百姓来说,版权、专利和商标对我们并不陌生,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从国际层面来说,知识产权是经贸领域东西方国家竞争的焦点问题。
       2010年胡锦涛访问美国,温家宝总理出访西欧,与西方领导人谈到了国际社会所关注的气候问题、环境问题、货币问题、贸易问题。当然也谈到了知识产权问题。
       目前在WTO框架之下,知识产权控制了大约一万亿美金的有形的货物贸易和无形的服务贸易,知识产权成为了各国进行实力比拼的主战场。
       就国内而言,知识产权也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与社会民展的重大战略问题。
       日本在2002年颁布了《知识产权战略大纲》,韩国在2008年公布了《知识产权强国实现战略》,我国也在2008年颁布了《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这说明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新兴国家都把知识产权作为本国转型、创新、发展的制度工具和政策支撑。
       从某种意义上说,知识产权法律的实施效力,政策运作的效果将会决定一个国家在21世纪发展的走向。
       我们观察太阳要用多棱镜来观察,我们观察知识产权也需要一个“多棱镜”,这就是学届主张的“知识产权面面观”现象。
       接下来我从私人层面、国家层面和国际层面来分别描述和介绍知识产权的功能和属性。
从私人层面看,知识产权是知识财产私有的权利形态。
       世界贸易组织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公约——《知识产权协议》,该公约在序言当中明确规定知识产权为私权。
       就财产权体系而言,最概括的分为两类,一类就是我们所熟悉的财产所有权,另一类就是知识产权和无形财产。
       2007年,我们国家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这部法律保护的是有形的财产,比如说有形的不动产、土地、房屋,有形的动产电器、桌椅。
       但是知识产权保护的对象不同,它保护的是一种非物质的知识、技术和信息。我们通常把它称为知识财产或者无形财产。
       为什么法律要对这个知识、技术和信息设计一种产权制度给予特别的保护?
       这就在于知识它所具有的价值和作用。
       英国著名的哲学家、科学家培根在400多年前就讲过:“知识就是力量”。培根讲这句话的时候,正好是英国工业革命的前夕,知识就是力量完全被后来在欧洲发生的工业革命、产业革命所证实。我们可以看到,以蒸汽机、内燃机为代表的近代科学技术,把人类社会从农业经济时代推向工业经济时代。
       知识也是财富,这是当代国际社会人们广泛形成的共识。这句话所表达的基本思想是什么呢?它指的是当代社会财富的构成发生了变化。
       以土地、资源、资本为代表的有形财产的作用相对下降,而无形财产的地位在空前的提高,以至于人们这么说,在知识经济时代,谁拥有知识,谁就将拥有财富。
        我们都会谈到比尔·盖茨和他的微软公司,比尔·盖茨和微软公司本身就是一个知识创造的神话,至少有三点可以作为谈资。
        第一,比尔·盖茨连续14年位居世界豪富的头把交椅,富甲天下。
        第二,微软公司有200个工程师随着企业的不断成长成为百万富翁,
        第三,微软公司上市的价值是美国百年公司通用公司的两倍。
        从比尔·盖茨和微软公司的例子,我们可以深深的体会到知识就是财富这句话的含义。
        实际上,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是不确切的,只有先进的知识才会产生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一般的常识没有这种力量。
        刚才我谈到欧洲的工业革命的发源地是英国,英国的工业革命发生在18世纪70年代,从那个时候起一直到今天,人类社会一共经历过四次重大的科技革命,第一次科技革命是蒸汽机与钢铁的时代,第二次科技革命发生在19世纪下半叶到二十世纪初,是汽车、化学与电器的时代,第三次科技革命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这个时期最伟大的技术是微电子技术、新材料技术和生物工程技术。第四次技术革命就是上世纪80年代一直到今天还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知识革命,这次技术革命就是我们熟知的网络技术和基因技术。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第一个时代都有推动和引领这个时代前进的新技术,所以说,先进的知识才能产生巨大的力量。
       知识就是财定这句话也不确切,应该是有产权的知识才是财富,才能成为个人或者企业享有利益并且能够独立支配的财产。
       其实在知识体系当中,很多知识已经进入到公有领域,为全人类所使用,不需要经过同意,也无需支付报酬。象中国文学史上出现的唐诗、宋词、明清小说,这些都属于传统的文学知识,自由使用,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
       还有些知识,如果不具有法律保护的条件,就不能取得专利权,比如说技术,要求同时具有先进性、新颖性和实用性,才可以申请专利权。还有一些知识,尽管曾经受到过知识产权的保护,但是由于保护期届满,从私人财产变成了公共财富,比如说一般的作品,保护期为作者有生之年加死后50年,发明专利保护期为20年,如果这些知识超过了产权的保护期,就进入了公有领域,所以说在这里我们要认识到有产权的知识才是财富,指的就是知识产权。
       刚才我说到比尔·盖茨富甲天下,微软公司是国际软件业的龙头老大,与其说它们有知识,还不如说他们有两样最值钱的知识产权。
       第一个是微软公司开发的系统软件,这是有版权的,美国在国际软件市场份额占到三分之二,主要是微软公司开发的系统软件,windows系统软件、办公系统软件、网上浏览系统软件,这些软件都有版权,使用必须付费,盗版构成侵权。
       第二个是微软(microsoft)这个商标,价值连城,在2008年以前,全球的十大知名品牌,前三甚至前五都是美国的,第一是可口可乐,第二是微软,第三是IBM。
       所以,从私人层面上来看,知识产权就是一个为个人,为企业获取财产创造一个新方式。
从国家层面看,知识产权是政府公共政策的制度选择,知识产权实际上也是一种社会政策工具。
对一个国家来说,是否要保护知识产权,对哪些知识授予知识产权,以什么样的水平保护知识产权,是国家根据本国的经济、科技和文化的发展水平,并且考虑未来的发展需要而作出的一种制度安排和制度选择。
       知识产权作为一种制度文明的典范,先后在17、18、19世纪为西方国家先后建立并完善,就中国而言,中国是在近代社会才有了知识产权制度。
       根据史料记载,清政府在19世纪末颁布了《振兴工艺给奖章程》,《商标注册试办章程》、《大清著作权律》,这就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部专利法、商标法和版权法,这些法律的颁布,比西方国家晚了将近两百年。
       知识产权制度作为一种政府的公共政策,它的功用,它的价值,已经为各国所尊重,所认识。在这个角度上,我们不仅要把知识产权看作是私人的产权,也要把它看作是一种政策工具。
英国公共政策委员会曾经在报告当中明确指出:“无论我们如何称呼知识产权,最好把它看作是一种政策工具,这是因为授予任何公司和个人的任何特权,都是为了实现公共利益的一种手段。”
      所以在知识产权制度当中,保护私权和促进知识传播的公共利益的目标是一致的,在这个意义上,知识产权法律也是一项知识产权政策,所以知识产权的保护不是由法律孤立发挥的,它要配合其它公共政策的联动,才可以实现国家与经济进步的目标。
       我们来看一看西方发达国家是如何来运作知识产权制度的。
       西方国家是知识产权制度最早的推行者,也是最大的受益者,他们运作知识产权制度已经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一些作法值得我们重视,一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第一个作法:实用主义态度,西方国家总是根据不同的发展阶段来进行知识产权政策的调整,我们今天看到的美国、日本和欧洲这些国家,总是奉行一种高水平的知识产权保护,但是在历史发展过程当中,他们都经历了一个从低水平保护到高水平保护,从选择保护到全面保护这样一个发展过程。它们的保护并不是一开始就又高又全,而总是根据本国的利益进行政策调整。
       比如美国在1890年颁布了《著作权法》,但是那个时候,美国落后于西欧,所以它采取了低水平的版权保护,不保护外国人的作品,外国作品必须要在美国本土印刷发行才享有美国版权,以至于英国大作家狄更斯、法国大作家雨果控告美国出版商公然盗版。美国一直到1988年参加了《伯尔尼公约》以后,才开始了高水平的著作权保护。
       日本十分重视专利保护,明治维新以后,1885年,日本颁布了本国第一部专利法,但是日本哪时候不保护药品和化学物质专利,一直到1975年修改专利法,才开始扩大了专利权的授权范围,包括了化学物品专利和药品专利。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发达国家知识产权的发展道路,有一个相当长的过渡期和准备期,是渐进式的,是从低水平到高水平慢慢过渡的。
       但是对发展中国家,就失去了这样一种宝贵的机遇期。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才有了自己的知识产权制度,1982年颁布商标法,1984年颁布专利法,1990年通过著作权法,但是我们到2001年入世之前就全面修改了本国的知识产权法律,全方位的与国际公约靠拢,所以说中国的知识产权法从本土化到国际化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
       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生前说:“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在知识产权上的差距,不在于制度本身,而在于运用制度的经验不足”。
来源:原创      时间:201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