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公告:

欢迎来电或通过短信咨询,咨询电话:13662566996
联系我们
如果您遇到法律问题,请联系我们
马振杰深圳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如下:
深圳马律师网
电话:+86 (0) 755 33368772
传真:+86 (0) 755 33368787
QQ:QQ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02号财富广场A座二十楼。公交站:招商银行大厦。地铁站:车公庙站A出口
  >>  服务领域  >>  刑事辩护
马律师读《水浒》

马律师读《水浒》
         《水浒传》里讲了一个故事:
          一天,郓城县刑警队长雷横去歌伎白秀英卖艺的场子里“玩耍”,坐了前排最豪华的包箱。
          白秀英唱了几段,就到豪华包箱收小费:“财门上起,利地上住,吉地上过,旺地上行。手到面前,休教空过。”
          雷横推托道:“今日忘了,不曾带钱出来,明日一发赏你!”
          白秀英是靠着“歌舞吹弹”吃饭的艺人,没想到头一个坐豪华包箱的客人就不给赏钱,气得不行,非要雷横出赏钱不可,其他听戏的怕白秀英吃亏,赶紧打圆场:
         “这是本县刑警队长,别要了!”
          估计白秀英的父亲白玉乔平时就受够了城管和警察的窝囊气,现在又遇到刑警队长坐豪华包箱带头不给赏钱,气愤的说:
          “只怕是驴筋头!”
           雷横平日骄横惯了,那里忍耐得住,上去一通胖揍,把白老头打得“唇绽齿落”,其他听戏的一轰而散,白氏父女一分钱都没挣到,午饭没着落了。
           以上是《水浒传》中雷横的故事,很多读者认为:“人家雷横好歹也是本县刑警队长,你白秀英父女就不能给一点面子,非要这个赏钱?一点规矩都不懂,活该挨打!”
           事实上,在雷横和白秀英父女争执的这件事上,不懂规矩的不是白秀英父女,而是雷横,为什么这么讲呢,请大家听我慢慢道来。
           在我伟大的祖国,警察确有权利到红灯区吃免费霸王餐,妓女不但不能拒绝,还得热心表示欢迎,这也是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具体表现,将来要列入“政绩”考核的,达不到标准的,要停牌警告的!下面录“小姐三行规”,供大家参考:1、不投资,不贷款,自带设备求发展2、不去偷,不去抢,坚决陪好*共*产*党;3,任你打,任你捶,就是不说陪过谁!
            但是话说回来,警察免费吃霸王餐也有个规矩,那就是不能影响人家挣钱,妓女呀、歌伎呀,人家是平地抠饼,空手捞钱,肉嘴肉嗓子等着吃饭呢,所以戏园子龙尾巴(后排)是专门给公务员设的免费座,如果公务员要坐龙头座,那就是您也得掏钱呐!您不能不掏钱还一屁股坐在豪华包厢里影响人家生意,如果人家生意被您搅黄了,那还有闲钱孝敬您老,您说是不是呐?
            新中国成立后,我清华、北大等名校将一大批顽冥不化的老专家、老教授打倒,大力提拨头脑灵活,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的同志主持招生工作,彻底改变了我国“高衙内”考不上大学的落后局面,专门给红二代,红三代预留一定的名额,可以不参加高考直接入学,但是红二代,红三代不能免试入学后再拿头等奖学金,就是这种江湖规矩的具体体现。当然,现在我们的“高衙内”都跑美国读书了,不稀罕北大、清华这种下三烂学校的学位了,也算是给贫寒子弟腾了个位置,善莫大焉啊!
           说着说着绕远了,没关系,咱再绕回来接着讲雷横同学的问题,由于坐豪华包箱的雷横带头不给钱,后面客人肯定也不给钱!雷横这样的做派,好有一比,就比如人家作好了一碗饭,他给人家碗里扔沙子!
          “今日忘了,不曾带钱出来,明日一发赏你!”这种借口根本经不起推敲,以郓城县刑警队长的面子,现场也能借钱把小费付了,何必等“明日一发赏你”?从骨子里讲,还是看不起弱势群体,妄想蒙混过关,白听戏不给钱。白秀英骂雷横几句也是依江湖规矩行事,用现代话讲叫圆场子,不骂雷横几句,后面的听众肯定不给钱,给钱的和不给钱的就不能一个待遇,否则凭啥不给钱的坐豪华包箱听戏,给钱的反倒坐在了厕所边?
           伟大旗手鲁迅都说过,“和尚不给钱,我阿Q也不给钱!”雷横干警察这么多年,霸王餐吃了多少顿,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所以说,在雷横同志听戏不给钱又打人这件事上,白秀英一点错都没有,全是雷横的不对,骂白秀英的人,都是空子(不懂江湖规矩),冤枉了人家呐!明白了以上道理,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某警察到红灯区办案被人家痛打一顿装麻袋扔漫天地里了,就是因为乱收保护费,消费不给钱还影响人家作生意。
           从“依法治国”这个大题目上讲,白秀英这个场子依法向国家交纳了相关税收,同时也每年向县太爷定期“进贡”,是受国家和县太爷双重保护的,雷横白听戏不给钱,砸县太爷的场子,丢政府的脸,让县上主要领导下不了台,是可忍,孰不可忍?县太爷暗地里怂恿白秀英先到法院诉告:“雷横殴打父亲,搅散勾栏,欺负势群体!”然后再“秉公执法”,将雷横绑在街上示众,也是*唯*稳*的工作需要。后来有CCAV造谣,说是白秀英和县太爷有一腿,这纯粹是对县太爷的抺黑,县太爷都是包二奶的,至不济也要到上档次的“天上人间”去玩,怎么会和雷横这样的混混搅在一起去逛八大胡同?这样的谣言极大的损害了政府官员形象,要搁现在,象这种不利于河蟹社会的负面新闻,早被河蟹掉了,所以说社会主义好,那是钢钢的!
          宋代的我国啊,政府公信力已降至冰点,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老百姓不相信,白秀英虽然依法纳税,按时向县太爷交保护费,还是不相信政府能真正为老百姓办事,就害怕行政机关行政不作为,明里喊着“百姓之事无小事”,暗里把关系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事象皮球一样踢来踢去,不得不放下生意,亲自监督行政机关的执法力度。果然不出所料,官官相护,“哪一般禁子(警察)们,都和雷横是一般的公人(公务员),如何肯捆绑他?”
白秀英没办法,只落得抱怨:“你们都和他有首尾,却放他自在,法律规定你们要捆绑他,你们倒作人情,我要上访!”诸警官还是不管,白秀英只好接受敲诈,表示“我自将钱赏你们”。诸警察得了这个好处,也不管同僚之谊了,走过来对雷横说:“兄长,没奈何,只好胡乱捆绑一回。”
           雷横老妈是个官员家属,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平时就作威作福,就差写个“雷横是我儿”的标语游行了,大有与后来的“李刚是我爸”一争高下之势!她老人家一直认为儿子雷横看戏不给钱是天理,凭啥捆绑?借着送饭的机会,老太太无视国家法律,自行为雷横解索!这要搁现在,就是擅自撕拆法院封条,拒不履行国家判决裁定,关不死你老太太!但雷横的老妈仗着“儿子是雷横”,也不管这些了,一面拆一面骂:“这个贼贱人直恁地倚势!我且解了索子,看他如今怎地?”你解索就解索吧,还骂人家贱人,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你老太太骂人家贱人,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果然,愤怒的白秀英当场质问:“你那老婢子,却才道什么?”这时候雷母如果稍微懂点事,低头装着没听见,继续解索,事情也许就这么过去了,但是雷母平时横惯了,那晓得兔子逼急了也咬人的道理,直把弱势群体视为草芥,唱戏般合辙押韵道:“你这贱母狗!^”看到这儿,我心里就想,这个找抽的老太太啊!不出所料,白秀英上前去猛搧雷母耳光,痛快啊!
           据说,雷横是个大孝的人,见母亲吃打,竟然一枷梢将白秀英打开了脑盖,扑地倒了!但据我研究,这雷横根本不是孝子,纯粹一个2B青年加脑残。如果真如书上所述,雷横是个大孝子,平时就应该读点书,养养性子,好好娶个老婆,不要到处逛妓院,惹事生非,没有一点家庭责任感!至不济,在违纪行为被抓个现行的情况下,也要审时度势,服个软,劝母亲也收敛点,让人家捆一下不就完了?可这个雷横,偏要在党国“唱红打黑”的关键时刻解那个狗屁绑!顶风作案,脑残至极!在白秀英和其母争斗时,尽显2B本色,没有对准白秀英不致命的地方意思两下就坡下驴,而是一出手就致人死命,直接和盘锦拆迁办的张警官超时空对接。好端端一个公务员,即得利益者雷横,就这么被自己的一枷梢打成了弱势群体,以后再也别想听戏不给钱了,雷横老妈的“雷横是我儿”标语怕是再也不好意思帖出来了。象这种心智不健全的2B加弱智,是怎么开后门通过公务员考试的?又是托了谁的门子当上了刑警队队长?希望相关部门好好查查,网友也可以人肉一下!
             刑警队长雷横打死了戏子白秀英,这也是个人命案,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民愤极大,但签于雷横同志的公务员身份,政府本着保护同志、宽大处理的原则,经过多方暗箱操作,从轻处理,判了几年刑,解配济州。值得表扬的是,县太爷用实际判例向大家证明,我们党关键时该时保护我们党员的,希望大家恿跃入党,跟着党走,吃不了亏!通过这个判例,县太爷也厘清了他与白秀英的关系,就是收个保护费,不是CCAV说的那种关系,再后来,公务员朱仝又偷偷将雷横放了,让他去干黑社会去了(比较适合),以后大家黑白两道合伙发财!不过说到这里我就觉得宋代的官员不聪明啊,要搁现在,还用得着偷放?直接申请保外就医或者监外执行,皆大欢喜,让他们弱势群体上访去吧!      
来源:原创      时间:201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