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公告:

欢迎来电或通过短信咨询,咨询电话:13662566996
联系我们
如果您遇到法律问题,请联系我们
马振杰深圳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如下:
深圳马律师网
电话:+86 (0) 755 33368772
传真:+86 (0) 755 33368787
QQ:QQ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02号财富广场A座二十楼。公交站:招商银行大厦。地铁站:车公庙站A出口
  >>  服务领域  >>  刑事辩护
暴力能解决问题吗?

暴力能解决问题吗?

201411月份的一天傍晚,周小山给我打电话:“我表弟叶开被公安关到了宝安看守所,我已经把你的电话给了我姨妈,她会联系你。”

过了不久,周小山的姨妈就给我来了电话,哭着说他儿子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我赶紧到看守所问一下情况。我答应了。

第二天9点多,我赶到宝安看守所,办完手续后坐在会见时里面等候叶开。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个带手拷的年青人,中等个,样子很老实。

“您是叶开吗?”

“是的。”

“我是广东瀚宇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马振杰,受您母亲委托来问一下您究竟出了什么事?您能简要讲一下吗?”

“我和我表弟冉继显是临时工,在兴威电机厂上班,929要结工资,老板说我表弟表现不好,不给结,我表弟不答应,老板就说要收拾我表弟,当场就打电话叫了黑社会来,我就站在我表弟一边帮着反抗,双方都吃了一点亏,这样我们就有了防范心理……”

“第二天,我和我表弟又去讨要工资,老板就把钱结了,我们一出门,就发现昨天那一伙人在后面跟着我们,我们心里很害怕,我表弟就建议我们去小店里面买刀来砍他们,我们两个到小店里买了两把刀,一走出门我表弟就向他们冲过去,他们立即散开跑了,我跟在后面,看见我表弟和另外一个人同时摔倒在地,我即害怕我表弟吃亏,又害怕伤着人,所以就把刀扔了跟过去,途中用拳头打了一个人,但这个人不是被砍伤的那个人……”

“您是是否受到了刑讯逼供?有什么话要和父母讲?”

“我没有受到刑讯逼供,让我的父母不要为我操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还有,让我父母给我卡里打2000块钱,这里边饭菜不好吃……

我走出看守所掏出电话,掏出手机,刚要拔打叶开父亲的电话,忽然从小巷里大步走出一个人,冒冒失失地向我大声说:“马律师你出来了,叶开的情况怎么样?”

我定睛一看,来者原来的叶开的父亲,我惊奇的问:“您怎么来了,不是告诉您来了也没有用,您见不到人,在家听我的信就可以了。”

只见叶开父亲的脸抽搐了两下,似乎强行把涌出的泪水压了下去,沙哑着嗓子说:“我在家急得吃不好睡不着,6点多就跑到这个小巷子里等您,我就想早点知道我儿子的消息……”

听完叶开父亲的回答,我突然莫明其妙的有一丝丝感动,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办案,于是我和气地对叶开父亲说:

“大哥,您放心,这个案子我一定尽心尽力跟,办好办不好是能力问题,认真不认真是态度问题,您先回家好吃好睡,这号事也是急不来的,我一有消息就通知您。”

……

经鉴定,受害人的伤残等级为一级,检方建议对叶开和冉继显处以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叶开的父亲知道这个情况后,人都快崩溃了,我安慰他说:“听说受害人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鉴定结论不一定准确,我去向检察院提意见。”

经过我们多次反映、申请,检方对受害人进行了重新鉴定,最后认定受害人的伤残等级为二级。但是,检方同时认为,本案中叶开和冉继显是没有任何理由的故意伤害,重新建议对叶开46年量刑,对冉继显810年量刑。

得知叶开可能要判4年有期徒刑,叶开的父亲心情即轻松又沉重,掰着指头算了半天,对我说:

“马律师,这样一来我家叶开放出来就快三十岁了,其实我家叶开没什么错误的,求你好好给他辩护,能减一天是一天,不能减也就算了,量刑建议从10年降到4年,我本来就应该满意了,可以我总想我家叶开快点出来,马律师,你要理解我的心的……”

我答应了叶开父亲,心里倒暗暗下了决心,一定在法庭上好好辩护,其实我一直对检察院的起诉书不服气,这个案子检察院认定事实不正确,叶开冉继显不是无缘无故的对受害人伤害,在本案中,受害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其受伤害有咎由自取的成分。

2015817,叶开、冉继显涉嫌故意伤害开庭了,轮到我发言时,我镇定了一下情绪,用尽量平缓的语气节发言:

尊敬的法官、公诉人:

     受叶开父亲叶林玉委托,广东瀚宇律师事务所指派,我仅以表以下辩护意见。

一、     叶开涉嫌故意伤害一案,案件的起因为劳动纠纷,而劳动纠纷的过错在受害人,不在叶开及冉继显。

20141016警方对兴威电机有限公司员工阳光辉的讯问笔录可知,叶开、冉继显系表兄弟关系,同在一家工厂上班,2014928,阳光辉觉得冉继显工作不认真,就在饭堂里对冉说“下午不用来上班了”。

在这里我要提请法官注意,阳光辉对冉继显的解雇完全是一种非法解雇,

第一,解雇理由不成立。解雇员工必须严格按照劳动法及公司规章制度的规定来进行,因为“感觉到员工工作不认真”就口头将员工解雇的作法形同儿戏,这种一言不和就砸人饭碗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员工权利。

第二,阳光辉口头解雇员工,迫使冉继显利用合法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阳光辉口头要求“冉继显明天不用来上班了”,没有出具任可书面凭证,严重侵犯了冉继显的合法权益。试问:如果冉继显相信了阳光辉的鬼话,真的第二天不来上班,公司会不会故意给冉继显一个旷工?会不会不但不给冉继显结工资,反而向冉继显索赔因其旷工导致的损失?

因为阳光辉的非法解雇行为,将冉继显致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界,明天继续来上班是自取其辱,不来上班可能被记旷工,扣发工资甚至遭遇索赔,唯一的方法是找其尽快结清工资。在这种情况下,冉继显和叶开结伴前往寻找阳光辉交涉结算工资事宜。

我在这里插一句,叶开陪同冉继显讨要工资的行为完全是合乎天理人情的!从亲情上说,作为冉继显的表哥,理应陪同。从法律上说,任何一个中国公民都应该和侵害劳动者利益的不法行为作坚决的斗争。

但是阳光辉的处理方法是什么呢?

仍然是使用非法手段摆平。他找了本案的受害人殴某等七八人,企图将冉继显、叶开殴打一顿。殴某是什么人?是厂里面的员工吗?还是劳动局的编制人员?他有什么权利跑到劳动者工作的地方解决问题,国家给他权利了吗?

总之,公诉方的起诉书简单认定冉继显、叶开意图报复阳光辉、农定国,十分不妥。

起诉书指称“201492921,被害人欧佳琪与阳光辉、农定国等人与叶开、冉继显两人在石岩街道上相遇……”。

起诉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欧佳琪、农定国、阳光辉一行人至少有四人,因为农定国在2014930交待,还有一个叫龚义年的。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情况是叶开、冉继显两个人,阳光辉一行人四个人,叶开、冉继显赤手空拳,怎么可能存心报复欧佳琪。

据农定国交待,2014929,他们四个人在街上走,前面走的是叶开、冉继显。并且阳光辉四个人在“大声的说话”。

我们还原一下场景,四个黑社会人员尾随着两名劳动者,大声辱骂,喊打喊杀,然后检察院居然认定两名劳动者“意图报复”黑社会人员,还有天理吗?

……

法庭接受了律师的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中,叶开和冉继显不是蓄意伤害欧某,事出有因,鉴于此,判处叶开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冉继显有期徒刑五年,案号为2015深宝法刑初字第02674号。

来源:马振杰律师13662566996      时间:2015/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