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公告:

欢迎来电或通过短信咨询,咨询电话:13662566996
联系我们
如果您遇到法律问题,请联系我们
马振杰深圳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如下:
深圳马律师网
电话:+86 (0) 755 33368772
传真:+86 (0) 755 33368787
QQ:QQ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02号财富广场A座二十楼。公交站:招商银行大厦。地铁站:车公庙站A出口
  >>  服务领域  >>  婚姻家庭
小马和小豆(一)

<P style="TEXT-INDENT: 28pt; MARGIN: 0cm 0cm 0pt; mso-char-indent-count: 2.0" class=MsoNormal>小马和小豆最近在闹离婚,小两口因为债务问题吵得面红耳赤,他们为什么争吵呢?原来,他们两人对婚姻法中关于财产的规定产生了很多疑问,我们来看一看小马和小豆的疑问。

疑问一、两口子离婚时还对外欠有债务,这个债务究竟该由谁来承担?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我们来看这个规定的前半截,前半截是什么意思呢?

举个例子来讲,小豆和小马是夫妻,有一天,老李对小豆说:“你先生小马欠我5万元钱”。

这时候法律就会优先推定这5万元钱应该由小豆和小马共同归还,老李没有义务证明这笔钱是小豆和小马共同欠的,老李只要证明小马欠了我钱,小马又和小豆是夫妻关系同,他就有权要求小豆和小马来共同偿还我笔钱,把小豆和小马当成共同被告起诉至人民法院。

当然,《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还有两个例外情形:

第一,如果老李和小马明确约定了这5万元借款是小马一个人向老李借的,与小豆无关,那么小豆就不用和小马共同归还该笔借款。

第二,如果小豆和小马有夫妻财产约定,个人债务个人承担,并且老李也知道该夫妻财产约定,那么小豆也不用和小马共同归还该笔借款。(婚姻法第19条第三款是关于夫妻财产AA制的规定)。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一出台,就引起了律师界的一片声讨之声,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24条捅了一个大娄子,导致法官形成了一个判决潜规则:只要老李起诉到法院,诉小马欠债5万元,法官就一定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判小马和小豆共同偿还这笔借款。

有的朋友就问了:“马律师,这个24条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24条漏了一句话:

“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该债务为举债方个人债务的除外。”

翻译过来就是:“如果小豆能证明小马欠的这5万元钱是小马自己欠的债,与小豆无关,小豆就不用还款。”

比如说,小豆能证明这5万元钱是小马供养自己侄女儿出国留学欠的债,或者是包养情妇欠的债,小豆当然不用和小马共同偿还。

在现实生活中,前两个例外基本上不会发生。

例外一:小马借款时对老李明说:“这钱是我个人借的,与小豆无关!”

例外二:小马和小豆约定有《夫妻债务分别承担协议》,并且在协议中写明“老李知道这个约定”。

大家想一想,前两个例外在现实生活中会发生吗?基本不会发生!

大量的情况是,小马向老李借款用于供养自己本没有供养义务的人,比如供自己的侄女儿去美国读书,或者供养自己的情妇,这笔借款确实应该由小马自行归还,不应该由小豆和小马共同归还。但是,这个24条就是漏写了这一句话,你说是不是捅了个大娄子?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司法解释二捅这么一个大娄子,难道在制订司法解释三的时候就不补救一下?

告诉大家,制订司法解释三草案的时候,很多专家指出了司法解释二这个漏洞,在草案中对之进行了及时的补救,可惜的是,这个草案没有通过,所以,这个漏洞还是没有补上。

我们来看一看《婚姻法司法解释三草案》,《草案》第18条的原文是这么规定的:“离婚时夫妻一方主张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由夫妻共同偿还的,举债一方应证明所负债务基于夫妻合议或者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经营”。

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司法解释三草案》18条就是想对《司法解释二》24条进行弥补。

《司法解释二》24条规定:夫妻单方对外举债的,优先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保护债权人利益;但是我们知道,凡事有一利必有一敝,对债权人利益的保护就有可能侵犯非举债方配偶的利益。

所以《司法解释三草案》18条就对24条加了一个限制条件——在离婚时,举债方要负责证明该对外债务是夫妻共同债务。

还拿小马和小豆的例子来讲,小马要想让小豆和他共同承担对老李的欠款5万元,他就得证明借这5万元时征得了小豆的同意,或者证明这5万元是用于他和小豆的家庭生活了。

但是《司法解释三草案》18条最终没有通过,没有通过的原因,我想还是为了保护善意债权人老李的利益,只好对非举债方小豆的利益进行削减了。

有的朋友问了:“律师,按你这么说,如果小马向老李举债5万元用于供养自己的侄女儿出国读书,甚至包养情妇,小豆还要负责还债,这个世界还有公平正义吗?我就不服这个气,怎么办好呢?你给支个招,找个法律依据。”

早在2002年的时候,最高人民法院出台过一个意见,规定:一方未经对方同意,擅自资助与其没有抚养义务的亲朋所负的债务不是夫妻共同债务。

但是,既使是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个意见,实务当中争议也是很大的。

还拿小马和小豆的案子来举例,如果小马是个二婚,他跟小豆结婚时还有一个与前妻生的孩子,小马为了支持这个孩子念大学或者美国留学,一下借款了二十万给了孩子。这二十万的债务对小豆来讲就根本不能理解,小豆会想:“我跟孩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二十万元的债务我为什么经和你共同承担呢?这是你的个人债务,跟我个人没有关系”。

还有一种情况,比如小马的父亲得了重病,小马为了给父亲治病,就借了二十万元的外债,小豆可能就会想:“我本人对你的父母没有法定的赡养义务,你借的钱应当是你个人债务,凭什么要我来共同偿还呢?”

小豆到底该不该和小马共同偿还为继子留学以及为公公治病所负的债务呢?

法学界有很大的争议,有的法学家认为是夫妻共同债务,婚姻法的立法价值取向不就是鼓励大家共同对家庭奉献吗?虽然对继子和公婆的抚养、赡养义务并非小豆的法定义务,但是从创建“和谐社会”考虑,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但是另外也有法学家认为,无论是对继子的抚养义务,还对公婆的赡养义务,都不是小豆的法定义务,既然不是法定义务,那小豆就没有必要和小马共同偿还因此而产生的债务。

两派意见争执不下,我个人的意见是:对于小马因为孩子出国而负的二十万元债务,因为该孩子和小豆没有血缘关系,小豆没有义务和小马共同偿还该笔债务;对于小马为父亲治病所欠的二十万元债务,因为必竟治病救人的大事,小豆应当共同承担偿还义务。

如果你问我我本人的意见有何依据,我只能回答,我没有依据,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疑问二:如果小马因为侵权行为或者犯罪行为负了一笔债,小豆应不应该共同偿还呢?

法学界对这个问题分歧也是挺大的。

一派意见认为:这是小马自己实施的侵权行为、犯罪行为,是小马自已违法犯罪,跟小豆有什么关系呢?这是小马的个人债务,小豆不用共同偿还。

另外一派意见认为:很多夫妻一方实施侵权和犯罪行为的动机和结果是为了支持家庭生活。举个例子,小马开货车,某天他喝了点酒,一下子把别人撞了,别人索赔二十万元。学者们就提出来,开车是小马的职业,这个职业本来就是个高风险职业,虽然小马有过错,但是小马把他跑运输挣的钱都交给了小豆,这种侵权行为产生的债务应当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再举一个例子:小马是个小偷,他把偷的东西全交给了小豆,小豆就把这个钱花在整个家里面了,这种情况下,如果受害人索赔,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这个债务要不要小豆和小马起偿还呢?

我们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看一看小马侵权行为、错误行为的动机:如果小马的侵权行为、犯罪行为是为了家庭的共同生活,小豆还是要和小马共同来偿还这些债务的,如果小马整天嫖娼、吸毒、赌博,从而借了大量的钱款用于支持自己的不道德生活方式,小豆当然没有任何义务和小马共同偿还这些债务了。

疑问三、如果小马和小豆结婚后开始分居,在分居期间小马借了大量的债务,小豆有没有义务和小马共同偿还这些债务呢?

一般情况下,法官在审判案件的时候,会把这些债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要求小豆和小马共同偿还,但是法官判决小豆共同偿还时会有一个前提,就是小马和小豆达成了合议,这些借款都是用于了家庭共同生活。

疑问四:小马为了提升能力,借款参加MBA培训,小豆有没有义务和小马共同偿还该笔借款?

专家学者有两派意见,一派认为属于小马的个人债务,小豆没有义务和小马共同偿还。

举例来说,小马去上MBA,学费50万元全部是借款,上完课程后,小马球第一件事就是和小豆离婚。

我们想,小马借了50万元上学,教育培圳形成了小马个人的智力成果,小豆完全享受不到,小马上完MBA后,能力大涨,升任公司高管了,工资也涨了,但是这时候小马已经和小豆离婚了,小马的工资涨不涨和小豆也没什么关系了,小豆为什么要为小马的学费买单呢?

另外一派意见认为,小豆应该和小马共同偿还这笔学费借款,因为小马和小豆在长期的共同生活当中,各自都要接受很多教育和培训,这种教育和培训即包括单位提供的培训,比如出国培训,也包括自己在外面参加各种培训班,之所以要接受这种培训,也是为了提高自己的收入水平,提高家庭生活的水平,也是为了家庭共同生活,所以小豆应当和小马共同偿还。

两派观点都有道理,我们讲一下实务,在司法实务当中,法官一般还是把小马的学费当成是夫妻共同债务,要求小豆和小马球一起偿还的。

疑问五、在小马和小豆离婚时,发现小马以自己名义借了一笔款,而小豆对这笔借款毫不知情,如何处理呢?

小马和小豆跑到法院去离婚,财产都快分完了,小马跳出来说:“法官,我们还有债呢!”

法官问:“什么债呢?”

小马拿出一张向父母打的借条,同时又向法院申请证人出庭作证。

小马这个债务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也有可能是虚假的。离婚诉讼案件的法官有义务审查小马的这个债务是不是真实的。

也就是说,小马要承担两个举证责任,

一、小马首先要证明债务真实发生,不能拿一张借条就让小豆共同承担还款义务。法官会问:“小马同学,你的银行转帐证明在哪里?如果说是现金借的,你现金的银行帐号取款记录在哪里?”

二、小马还要证明所借的资金是用于家庭共同生活了,因为小豆完全不了解这笔钱是干什么用的,这时候法官就会问:“小马同学,小豆根本不知道这笔借款啊,那你借的钱用哪儿了?”

小马必须得回答法官的问题,比如小马回答:“法官,我给孩子买了份保险,一下子买了十万元的,小豆不知道!”

法官就会接着追问:“小马同学,请你把买保险的的合同和付款凭证拿出来。”

上述两个举证责任都是小马必须承担的,如果小马证明了上述两个事实,法官就可以判决小豆和小马共同偿还该笔借款;如果小马证明不了上述两个事实,就只能自己还款了。

疑问六、在离婚诉讼当中夫,小马拿出了一份判决书,该判决书确定小马欠了一大笔借款,小豆要不要和小马一起偿还这笔借款呢?

我们首先要看看小马拿出的判决书的类型,如果该判决书的原告是老李,而被告是小马一个人,法官一般会认定债务的真实性,必竟法院的判决已经确定小马欠债了。

但是法官一般不会认定该债务是用于小马和小豆的夫妻共同生活了,因为小豆没有列入案件的共同被告,小豆对该笔债务根本不知情,法官如果强令小豆承担法律上的共同还款义务,与情与理都说不通。

如果小马拿出的判决书老李是原告,但被告是小马和小豆两个人,法官一般会确定,该笔债务是小马和小豆的共同债务,小豆应当和小马共同清偿。

总结:离婚案件的法官面对的是这两种形式的判决书。

如果判决书的被告是小马一人,显然债务的真实性已经经人民法院的司法文书确认,但是离婚案件的法官仍然有义务要求小马举证证明这个债务是夫妻共同债务,也就是疑问五讲的两个举证责任。

第一个举证责任:小马需要证明确实借了这么多钱,但是这个举证责任已经被人民法院判决书代为完成了,一般是不能够推翻的。

第二个举证责任:小马需要证明该债务是夫妻共同债务,小马球的确借了钱,但是不是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呢?这是小马需要向法官证明的。

如果判决书的被告是小马和小豆两个人,而且已经对债务的性质作出确认了,离婚案件的法官就完全按照这个债务的性质处理就好了。

例外情况是,小豆对该判决书申请了再审,一旦小豆申请了再审,离婚案件的法官对这一部分就不处理了,告知小马和小豆另案再诉。

疑问七、离婚诉讼当中,小马拿出了一张向父母借款的借条,如何认定这张借条?

我们还真不能说小马这张借条就是假的,民间有很多三万二万元的小额借款,人家给个现金,当时就打个借条,没有什么转帐证明,这个时候就要考法官和律师的功力了。

从法官的视角看,仅凭一个借条认定共同债务是不靠谱的,法官需要其他的旁证。比如说小马的父母曾经给小豆打过电话,在言谈当中提到了借款两万块钱事实:“你看,原来我给过你们两万块钱,当时想着你们俩要过的日子长呢,这就不用还了,没想到你们这么快离婚了,现在想你们还款”。小马父母把通话内容进行了录音,小豆在录间中也没有否认。

象这种情况,就和原来的单方借条形成了一个证据链。法官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认定夫妻共同债务了,如果仅凭一个单方的借条认定夫妻共同债务,我认为是不妥当的。

疑问八、如何对小马利用虚假诉讼伪造夫妻共同债务的行为进行处理?

在小马和小豆的离婚案件当中,小马不想让小豆得到公平的财产分配,开始通过虚假诉讼的方式伪造债务的办法让小豆少分财产。

小马为了恶意虚假诉讼,在离婚之前的两年就开始作准备工作。小马在两年前让表弟往他的银行上转了600万元款项,然后又在自己帐号上对这600万元进行取现,在银行现场把现金转入别人名下。

过了半年,小马让表弟作原告起诉自己:“因为表哥小马要买房,向我借款600万元,至今未还,现在要求返还”。

小马假意答辩称:“我认可该笔债务,但是我没钱还,现在同意把家中的房产和汽车作价600万元还给表弟”。

法官一看小马和表弟都没有争议,就作出了一个民事调解书,将小马名下的房产和车辆抵偿给了表弟。

调解书生效后,小马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法院过去强制执行的时候,小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

人民法院就把小马名下的两辆车办过户过完了,第三个要过户的就是房子了,在过户的过程序当中,执行庭告知了小豆,你们家房房子要过户了,需要您的配合。

这下小豆才明白过来,但是她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她就对法院说:“小马作的这一切都是恶意的!”

法院说:“哪我不管,反正调解书已经达成了,强制执行到现在,已经不可挽回了”。

小豆立即向法院申请了执行异议,法院对执行异议审查之后,又驳回了小豆的异议,小豆没办法,就起诉到法院去离婚。

小马当庭答辩:“同意离婚,但是我们家已经没有财产了”。

这个时候执行庭的强制执行仍然不停止,房子被过户到表弟名下了。现在剩下的问题就是要求小豆腾房了。小豆这时候横下一条心,坚决不腾房,两边就僵持住了。

这个案件是我见到过的最恶劣、最高明的虚假诉讼案,你让我们律师来破解,真的很难破解。

有的朋友问了:“马律师,小马的虚假诉讼行为为什么难以破解呢?”

第一,法官很难揭穿小马和其表弟联手搞的“仙人跳”。

我们知道,小马为了炮制虚假诉讼,唆使其表弟提起了一个借款诉讼,这个借款诉讼就是小马虚假诉讼的发起点,我们的问题是:法院会认可这个借款纠纷的真实性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规定:“对于原告所主张的事实,被告当庭认可的,法院可以直接确认,不需要证据”。

也就是说,小马和其表弟联手搞了一个借款纠纷的“仙人跳”,而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直接给这个“仙人跳”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只要小马和其表弟当庭互相认可,人民法院是可以直接确认其真实性,不需要任何证据的。

在早期的诉讼活动中,这种“仙人跳”屡屡得逞。

幸好,中国还有一个成语,叫“魔高一尽,道高一丈”,由于司法实践中虚假诉讼爆发频率越来越高,人民法院开始对借款行为的真伪性进行实质性审查了。

举个例子讲,原告诉被告欠款2万元,被告认可,由于是小额借款,数额小,疑点不大,这种情况下伪造债务的可能性不大,法官可以直接确认借款的真实性。

如果原告动辄起诉上百万元的借款,而且提交不出相关的票据,法官就会觉得这个疑点相当大了,不合乎日常生活逻辑了,既使原告被告在法庭上互相认可,法官也不会轻易的下判决确定借款的真实性,而是认真的对借款的转帐记录、相关票据进行实质性审查。

尤其是哪些当庭起诉,当庭达成调解并领取调解书的案子,法官是一定持怀疑态度的,不会象之前那样急着把这个案子结掉,“你们双方都认可,我就给你们出调解书”,不会再有这种现象了,因为大量的案例已经证明,轻易的出这样的调解书,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第二,法官会认真查清借款用途吗?

如果表弟只是主张小马为被告,不要求小豆作为共同被告人,也不要求对债务的性质进行认定,他只要求认定债务本身,法官是不需要查清借款用途的,法官关心的就是这个债务是否真实发生了。

总结:查清借款用途主要是为了认定债务的性质,如果案件的原告小马表弟,被告是小马,在这种单方的一对一的案件当中,法院是不会关心债务的性质的,也不会去查明借款的用途。

第三,法官会不会追加小豆为共同被告?

如果小马表弟在法庭上一个劲地对法官说:“我就要求认定这个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小马和小豆应该共同偿还!”

法官就会行使释名权,告知小马表弟:“如果你要认定夫妻共同债务,应当向法院提出申请,追加小豆为共同被告。如果你确实不想申请追加小豆为共同被告,你就得变更你的诉讼请求,如果既不申请追加小豆为共同被告,又不愿意变更你的诉讼请求,我就只好驳回你的起诉了”。

如果小马表弟申请追加小豆为共同被告,人民法院一般会准许的。

第四,小豆能否主动要求加入诉讼成为无独立请权的第三人?

小豆可以主动要求本案的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因为本案的判决结果和小豆有法律上的权利和义务关系。

在本案中,如果小马说借款600万元是为了买家里的房子,很显然,如果法官认可了小马的这个说法,小豆就得为这600万元承担共同还款责任;所以说,是否对小马的这个说法进行查明,会直接影响到小豆的利益。

有的法官,真的就敢在没有查明的情况下这样写判决:“经本院审理查明,原告向被告借款600万元用于购买房子。”

法官在写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将会给小豆带来多么至关重要的影响,他觉得根据原被告双方的陈述没有什么矛盾,原告说被告借款买房,被告又承认借款买房,没有什么问题啊!

实际上这个事情不查清楚是不行的,不查清楚将会给小豆带来十分不利的影响,所以说,小豆是可以申请成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加诉讼的。

还有一种情况更值得我们警惕,假如小马当庭答辩说:“法官,我可以把我把家里的房子抵给我表弟,你看可以吗?”

这个时候我们的法官一定要有财产权属的概念,房子是小马和小豆的夫妻共同财产,又不是小马一个人的个人财产,法官当然要依职权追加小豆为第三人,总不能剥夺小豆的诉讼权利,让人家缺席审理吧!

疑问九:对小马表弟和小马利用虚假诉讼泡制的民事判决和调解书,小豆是否可以申请再审?

第一种情况,原告是小马表弟,被告是小马和小豆夫妻双方的,在这种情况下,小豆是一方诉讼当事人,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有关再审方面的规定来申请再审。

第二种情况,如果原告是小马表弟,被告是小马,小豆没有参加诉讼,这种情况小豆是可以申请再审的。

比如说,小马当庭承认欠表弟600万元,并答应把家里的房子抵给表弟,法院就真的出了一个调解书,把房子抵给了表弟。但是房子是小马和小豆共同拥有的,而小豆居然没有参加诉讼,这就属于一方必须参加诉讼而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当然可以申请再审。

来源:马振杰律师13662566996      时间:2016/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