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公告:

欢迎来电或通过短信咨询,咨询电话:13662566996
联系我们
如果您遇到法律问题,请联系我们
马振杰深圳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如下:
深圳马律师网
电话:+86 (0) 755 33368772
传真:+86 (0) 755 33368787
QQ:QQ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02号财富广场A座二十楼。公交站:招商银行大厦。地铁站:车公庙站A出口
  >>  服务领域  >>  刑事辩护
被关押人员最关心的问题(二)

 

被关押人员最关心的问题(一)

                           马振杰律师13662566996

一、警察会对犯罪嫌疑人刑讯逼供吗?

2015年的一天,我去福田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办理会见手续的警官突然问我:

“你喜欢狗吗?我们这儿有一只流浪狗,可心疼人了!你要养就牵回去养。”

这个警官边办手续边向我讲述:“有一只流浪狗跑到看守所附近,没吃没喝,眼看要饿死了,我们就用剩饭喂着,但是看守所也不是养狗的地方啊!我们很着急,谁喜欢它就赶紧牵走啊……”

坊间传闻:进看守所必被刑讯。

可是,连流浪狗都不忍心伤害的警官,为什么会刑讯犯罪嫌疑人呢?

据我了解,看守所民警决不刑讯犯罪嫌疑人,刑讯犯嫌的是办案民警。

办案民警为了完成破案任务,就会采用刑讯方式逼供。看守所民警不负责破案,他负责的是看管犯罪嫌疑人,所以看守所民警没有刑讯犯嫌的动机,看守所民警也不允许办案民警对犯嫌刑讯,他的职责就是看管,在看守所出现刑讯就是他的失职。

所以,办案民警刑讯犯嫌要尽量避开看守所民警。

在押送犯嫌回派出所的路上,四周没有监控,派出所民警可以随意对犯嫌进行殴打,这时候犯嫌是十分危险的,千万不要反抗,打死你也是白死,“犯嫌袭警,试图逃跑”是早就想好的借口。前一段时间传得沸沸洋洋的***案,就是在押往派出所的路上发生的,不了解案情的朋友可以自己到网上搜索。

犯嫌被押送到派出所后,办案民警还可以对其进行羁押,时间不超过24小时。

在这24小时内,办案民警有可能继续对犯嫌殴打,因为办案民警对派出所的地形十分熟悉,把犯嫌拉到监控死角进行殴打是很难查证的。

熬过前面的24小时,一到看守所刑讯就会停止了。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派出所的民警对看守所地形不熟,不知道什么地方有监控,什么地方没有监控,所以不敢轻易动手殴打;二是看守所和派出所必竟是两个系统,犯嫌进了看守所,就由看守所的人负责他们的人身安全,看守所的民警也不准许办案民警对犯嫌殴打。

也不是说只要犯嫌进了看守所,就绝对不会受到暴力侵害,同仓犯人之间的相互殴打也是一种暴力侵害。

   按照法律的规定,犯嫌在派出所羁押的时间不得超过24小时,且不得连续羁押。但是在某些地区,办案民警却天才地创造了“十步工作法”,成功地规避了法律,实现了超24小时羁押犯嫌,具体操作步骤如下:

1、          在犯嫌被讯问24小时后将其释放;

2、          待犯嫌走出派出所大门十步后再将其抓捕,继续讯问。

“十步工作法”是一种变相的连续羁押,是违反法律规定的。

二、警方对所有的犯嫌都刑讯吗? 如何刑讯?

     对一些初犯、偶犯、情有可缘的犯罪,办案民警一般不会刑讯。对于一些因公益行为而被关押的人员,警方的态度也比较好,拿我自己作例子,2002年,我因为调查川投电冶环境污染案被权贵陷害抓捕,整个审讯过程就非常人性化,为了防止我被殴打,当地警方还专门派了一个老警察全程监督,有一个年青警察给我戴手拷时用手压了一下,老警察立即反对:“他又没犯杀人放火的罪,你扣哪么紧干什么?”

但对于强奸、抢劫、盗窃等民愤比较大的犯罪,办案民警就没那么客气了。

我就亲眼看见一个奸淫幼女的郑姓犯人,被警官反关节一扭,一头栽在地下,磕出老大一个包;还有一个熊姓抢劫犯,被警察叫过去,用边缘锋利的钢管在肚子上拧了一下,回仓后掀起衣服给我看,圆箍箍一个印,整个皮肤都切透了。

2009年夏天,我在宝安看守所会见一个谢姓盗窃惯犯,程序性地问他受没受过刑讯逼供?

他说受了,我问他有什么证据吗?

他张开嘴让我看,被打断了三颗牙。

开庭时这个犯人很刚强,当庭指证自己受了刑讯。

后来,三个同案犯,一个判了八年,一个十一年,他判了一年零二个月,但是,盗窃是有瘾的,他出狱后“旧病复发”,不久就又进去了。

最严重刑讯不是打断牙,也不是电击,更不是关禁闭,拧钢管,而是“勒索索”。

用细麻绳把犯人的胳膊缠起来,开始不痛,过一会儿犯人就承受不住了,因为血液不通,犯人的手指甲弊得象要脱肉飞出,多强横的犯罪嫌疑人,勒上二十分钟,保证服服帖帖。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电视剧中的“绑了绑紧点、“松绑”分别是什么意思了吧?

还有一些听起来很搞笑,但细思极恐的刑讯方式。某警察师弟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个犯嫌身上没有痛觉,怎么打就都不拍疼,后来警察想了个办法,把他捆起来挠,他拍痒,挠了一会儿就招了。

我自己办过一个盗窃案,犯罪嫌疑人患有严重的牛皮癣,刑讯对他来说就是搔痒。后来警察给他了一副潮湿的铺盖,告诉他招供就换干燥的铺盖,否则就不换,他痒得受不了,只好招了。

三、我可以在警方讯问我时要求律师在场吗?如果律师在场,警察敢当着律师的面对我刑讯逼供吗?

答:按照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是有权要求讯问时律师在场的,但是在现实中既使犯嫌聘请了律师,警方也会千方百计支走律师,让其独自面对警方的讯问,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律师敢和警方较真。

对于一些敏感案件,警方还会千方百计地给律师提供干扰信息,让律师无法及时见到犯罪嫌疑人,为其“突击破案”争取时间。

给大家讲一个案例:朱某因涉嫌盗窃被抓捕,家人当场要求警方告知朱某被羁押场所,警方告知:“在深圳市福田的看守所”。朱某家属第二天就委托律师前住福田看守所安排会见,发现朱某根本没有在福田看守所关押,律师要求家属“仔细回忆一下”,家属掐着头想了半天,反映说:“朱某是在南山蛇口被抓捕的,肯定被关押在南山看守所”。

律师又赶往南山看守所查询,发现朱某也没有在南山看守所关押,律师又怀疑朱某是不是吸毒者?遂即又到戒毒所去查询,仍然没有朱某的下落。

最后,经过多方查询,律师终于在深圳市第一看守所找到了朱某的被关押地。

原来,警方当时告知家属的是“朱某被关押在深圳市福田的看守所”,不是“深圳市福田看守所”,深圳福田区有五家看守所,等律师查出来,警方早就讯问了几轮了。

还有一种情况,如果律师去看守所办理会见,碰巧警方也在同一天同一时间段去对被关押人员审讯,而律师排在警察前面,这时候,看守所的值班人员就会偷偷地把律师的排队顺序往后压一下,以便于警方首先讯问。

但是,无论如何,警察都不会当着律师的面对犯嫌进行殴打的,如果犯嫌在警方讯问时已经委托了律师,既使警察设法在审讯时把律师驱赶出审讯房间,他也绝对不会在此时对犯嫌刑讯,因为律师就在房间外面,随时都有可能听到犯嫌被殴打时的呼救声而投诉。

四、沉默权是怎么回事?警方讯问我时我可以保持沉默吗?

我们看港台电影,经常听到警察办案时讲的一句话:“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实际上,我国法律没有对沉默权作出明确规定,我国法律规定的是“犯罪嫌疑人有义务如实地交待自己的罪行”。

在司法实践中,犯罪嫌疑人不但没有沉默权,甚至连“按照法定的程序被讯问”的权利都享受不到。

按照法律规定:“侦查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应当首先讯问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犯罪行为,让他陈述有罪的情节或者无罪的辩解,然后向他提出问题”。

我设计了一个剧情,给大家直观地表现一下警方按法定程序讯问带来的问题,比如某甲因盗窃罪被拘传,警察在派出所内对他进行了如下讯问:

“你有没有犯罪?”

“我没有犯罪!”

你可以走了!”

大家看到了没有,按这种讯问方式,什么案子也破不了!司法实践中,警察决不会这么讯问。

在司法实践中,警官首先就会问:

“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传到这儿吗?”

“我不知道!”

“不知道?没事我会传你?老实交待你的罪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是我们的办案原则!”

几句话就把你扣进去了,既严肃地表明了国家惩办你的决心,又体贴地告知了你从宽处理的出口,严丝合缝,入情入理,不怕你不招!

当然,也有一些“四季豆油盐不进”的犯罪嫌疑人,坚信“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抵死不招,让警方大痛其头。

比如说,有个女性盗窃犯嫌,警方调出了她进出某工业区的监控,问她有没有去过该工业区?

她回答:“我从来没去过该工业区”。

警察问:“为什么监控里有你进出工业区的视频。”

她回答:“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太多了,哪个人不是我”。

警方没办法,只好去补充侦查,又在犯罪现场找到了一份盒饭,把盒饭里唾液的DNA和她的DNA作了鉴定,结论是二者一致,又跑到看守所去提审她:“DNA鉴定已经出来了,你还是承认吧!”

她不慌不忙地说:“我去过该工业区,但我不是去盗窃,难道不准去那个工业区吗?我上次说我没去过,是因为我不好意思,我去哪个工业区是去幽会我的情人去了……”

警察追问:“你情人叫什么名字?”

她不高兴地回答:“时间长了,我记不清楚了。再说,这是个人隐私吧,你也没有权利问吧?”

遇到这样的犯罪嫌疑人,估计警察连撞墙的心思都有了。

四、我想让律师会见我,是不是很困难?

答:在2010年以前,律师办理会见是十分困难的,现在情况好多了,如果不是重大敏感案件,律师办理会很方便。如果是重大敏感案件,律师办理会见仍然十分困难。

如果我们和新入行的律师谈“会见难”,他可能会十分奇怪,会见有什么难的?但是如果是执行业十年以上的中、老年律师,提起“会见难”,说出来都是刻骨铭心的回忆。

我是2009年从内地来深圳作律师的,2009年之前我在四川作律师,哪时候办理会见要经过办案民警批准,而办案民警又特别“忙”,躲在设有门禁的派出所办公室里办公,见他们一面就得求爷爷告奶奶,“事难办,脸难看”讲得就是他们。

没有“门路”律师为了见办案民警一面,就需要几趟十几趟地往派出所跑,基本上每次都会得到一个答复,“民警出去办案了,您下次来吧!”

更要命的是,既使律师过了前台门禁关,好不容易见到了办案民警,办案民警也可以直接一句话把律师怼回去:“最近有点忙,您下次来吧!”

还有一个同事向我反映,有一个办案民警居然当面问他:“你骗了当事人多少钱?一趟一趟地要求会见?什么意思?”

拿到了民警签署的批准表,也不代表律师就能会见,批准表分两种,一种是不派员批准表,就是律师会见时不需要警察在旁边监督,拿到这种批准表的律师就可以会见了。另一种是派员的批准表,就是律师会见时需要警察在旁边监督,拿到这种批准表的律师,还要等警察“有空了”才能进行会见。

非常偶尔的机会,警察在签署批准表时,会忘了在“派员或者不派员”的选项中进行勾选,有些律师实在是被搞怕了,就自己在不派员的选项中打一个勾,自行把案件归类到不派员的行列中。这种主动打勾的行为当然是违规的,但是我对主动打勾的律师表示充分的理解和支持。

拿到了警察同意会见的批准表,就可以到看守所办理会见了,但是,律师还得练一把中长跑先!

比如说,以前宝安看守所会见特别难,有的老律师早晨8点就到看守所大门口排队,9点开闸后大家冲剌着进去取号,取号的地方离大门口有四五百米的距离,老律师腿脚慢,跑到取号的地方又落到了后面,还是会见不了!腿脚好的年青律师抢到了号,还要过“提人关”,宝安看守所提人特别慢,律师在等人的过程中无所事事,就在墙壁上乱涂乱画着留言,写得最多的就是“慢,慢如蜗牛。” “元芳,你怎么看?”

投诉?的,投诉电话永远也打不通,打通了也推拖责任。

现在实行了网上预约,大家就不在冲剌着去抢位置了,会见难问题基本上不存在了,只要不是涉及国家机密的案件,律师和当事人家属签好协议,预先在网络上定好会见时间,到规定时间拿材料过去就可以会见了。现在再提会见难,大抵是指律师会见一次收一次费,家属家里穷,经济上难吧,对于富人来说,天天安排律师会见都没有问题。

当然,如果是重大敏感案件,仍然需要层层审批,会见难仍然存在。

来源:原创      时间:2019/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