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公告:

欢迎来电或通过短信咨询,咨询电话:13662566996
联系我们
如果您遇到法律问题,请联系我们
马振杰深圳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如下:
深圳马律师网
电话:+86 (0) 755 33368772
传真:+86 (0) 755 33368787
QQ:QQ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02号财富广场A座二十楼。公交站:招商银行大厦。地铁站:车公庙站A出口
  >>  服务领域  >>  婚姻家庭
婚姻中的房产纠纷一

<P style="TEXT-INDENT: 28pt; MARGIN: 0cm 0cm 0pt; mso-char-indent-count: 2.0" class=MsoNormal>在婚姻案件当中,争议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子女的抚养,二是房产的分割,今天我按下子女抚养问题不谈,专门用案例的方式谈一谈婚姻案件中房产的分割问题。

案例一:

大郭小韩19957月相识相恋,1997年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为了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双方买了一套学区房,价值90万元,产权登记在大郭、小韩、孩子三人名下,其中30万元的房款为大郭婚前所有。

孩子出生后,大郭撕下了温情的伪装,经常对小韩家暴,小韩忍无可忍,到法院起诉与大郭离婚,法庭上小韩表示:“我要抚养未满周岁的儿子,没有住房不行,请求获得登记在三口人名下的房产”。大郭也要求获得小孩子的抚养权,同时,大郭还提出:“我的收入比较高,对家庭贡献比较大,更应该获得房产。”

通过这个案例我想和大家讨论四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大郭认为儿子华华对房子并未出资,因此孩子并不享有房屋的产权,分割时不应当把孩子的份额刨去。大郭的这种说法有道理吗?

在司法实践当中,夫妻双方出资购房,落户的方式有以下几种:1、登记在夫妻双方名下;2、登记在夫妻一方名下;3、登记在别人名下,4、登记在孩子名下。

在《物权法》实施之前,不管房产是以上述4种登记方式的何种方式登记的,法院均认定该财产属于家庭共同财产,离婚分割时,都是以均分为主要原则,因为孩子在购房时实际上并未出资,所以法院可以适当调整未成年子女的份额。也就是说,孩子的份额可以低于三分之一,而夫妻之间以平均分割为主。

《物权法》颁布实施之后,我们就要考虑上述处理方式的合法性了,这个是充满了争议的问题。

《物权法》颁布实施之前,尽管孩子的名字登记在房产证上,但仍然可以认定房产为夫妻共同财产,但是《物权法》实施之后,房屋产权就是以登记为原则,登记的权利人就是产权人,孩子的三分之一份额是否就不能酌情降低了?法院如仍然沿用之前处理方式是否与《物权法》相悖?

我个人认为,法官在处理案件的时候,还是会遵循成例的,在之前判例没有被擂鼓而攻之前,法院会依惯性继续使用以前的处理方式的。

司法实践中还有一种情形争议比较大,举个例子来说明,房子登记在夫妻双方及孩子名下,女方希望自己居住房子,孩子判给自己,自己再补偿给男方三分之一的财产。

但是男方就觉得不服气,因为孩子归女方抚养,孩子名下的三分之一份额实际上也就归了女方管理使用,女方仅仅只需要向男方支付三份之一的财产,就拿到了房子全部的产权,这太不公平了。

所以男方提出来,孩子的三份之一份额你不能白得,我也要随时进屋子里住一住!男方的理由如下:

因为孩子也是房屋的产权人,当然享有房屋的居住使用权,我是孩子的父亲、监护人,从法律上讲,我也可以行使一下房子的居住权。

男方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从现实角度来考虑,夫妻双方离婚之后,男方肯定不方便继续居住房屋了,所以在审判实践中,法院会在判决书中加一个条款——“男方的居住问题自行解决”,不准许男方搔扰女方的生活。

第二个问题:因为女方居住着房屋,同时无偿使用、管理着孩子三分之一的房产份额,如果孩子并没有居住在该房屋内(比如把孩子送回外婆家抚养),男方能不能代替孩子向女方要求支付房屋三分之一份额的市场价值?即男方可不可以以监护人的身份向女方提出房产纠纷之诉?

我认为,女方必竟从离婚分配中受益了,从《物权法》角度上讲,有重大情形发生,不具备共有情形的,是可以进行析产的。如果离完婚后,发现孩子并没有居住在该房产内,男方是可以以监护人的身份代表孩子提起诉讼的。

第三个问题:如果该房产还有贷款未还清,孩子是否应承担还款责任?

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监护人只能对被监护人进行纯利益性的设定的,不能对被监护人进行义务性的设定,否则就是侵犯了被监护人的权益,所以,孩子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

实践当中,贷款银行一般会把成年人作为还款人,而不会把未成人列为还款人的。即使在离婚时双方约定由孩子来承担还款义务,起诉至法院,法院也不可能支持的。

第四个问题:大郭购买房产时使用了30万元的婚前财产,该情形对房产分割将会产生何种影响?

法院在判决时肯定会考虑大郭使用婚前财产出资的情形的,但是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处理的方式不尽相同。

第一种处理方式:先用房屋的现值减去银行的未还贷款,再把这个数值扣除三十万还给大郭,这样大郭的婚前三十万元已经得到偿还,剩下部分由三人进行分割。

第二种处理方式:大郭和女方根据双方出资比例来确定大郭的出资方式,例如:大郭虽然使用了婚前财产三十万,但是婚后不久女方也一次性的支付了三十万元,我们可以认定双方是平均出资。

第三种处理方式:人民法院不去关注这三十万元本身,而是在直接操作的时候,只把大郭在三十万元认定为出资贡献较大的情形,酌情予以照顾,这个酌情就可能会低于三十万元。

以上三种判决方法我们都可以找到相关的案例,究竟什么样的情形适用什么样的处理方式呢?我给大家总结一下。

先说第三种情况,不考虑婚前财产数额本身,只把婚前财产出资作为贡献较大的酌情考虑因素,一般适用于结婚时间较长,以婚前财产出资房屋的金额不是很高的情形。

把房屋净值算出来后,返还给大郭婚前出资,然后夫妻再平分剩余份额的情形,适用结婚时间较长,但婚前财产价值较大的情形。

按比例分割的情形,适用于双方结婚时间较短,或者婚龄里然较长,但是共同居住时间较短的情形。

结论:法院在分割婚姻房产时考虑三个因素:1、婚龄长短;2、共同居住的时间长短;3、贡献大小。

第五个问题:如果大郭发现孩子并非自己的亲生子,大郭是否可以要求撤销对孩子房产份额的赠予?

我办过一个案子,男方申请作亲子鉴定,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亲生子,男方提出:

将小孩列入房屋产权名额的行为的确的一种赠予,但是该赠予的前提是男方和小孩之间具有血缘关系,假如男方明知孩子与其没有血缘关系,是不可能进行赠予的,所以请求撤销该赠予,最后法院支持了男方的请求。

结论:当男方知道孩子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时,可以在一年内提出撤销赠予之诉。

在司法实践中,男方即使发现了孩子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想要提出撤销赠予之诉,仍然会遇到一些实质性的障碍。

我曾经代理过一个案件,当事人是军医,肝硬化,提前内退了,孩子已经十五岁了,这个军医在离婚之前就发现这个孩子和自己长得不像,因为他自己长得很丑,但是孩子长得很帅,后来他偷偷取了孩子几根带毛囊的头发,进行了鉴定,发现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

他很难受,就向法院提出了诉讼。

军医的太太提出:“头发是没有经过孩子同意取得的,而且也没有证据证明这几根头发就是孩子的头发”。

我们只好又向法院提出了鉴定申请,但是军医的太太坚决不予配合,哪时候婚姻法司法解释还没有出来,所以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个军医就等啊等,终于等到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出来了,婚姻法司法解释三明确规定——“对于亲子鉴定的申请,如果另外一方不同意,可以推定亲子关系不成立。”

这时候,军医的太太又说了:“我愿意配合,但是孩子是否同意呢?”

孩子肯定不同意鉴定了,因为军医太太私下都把底告诉孩子了。

最后这个案子的鉴定就没有成功,但是法官内心确信这个当事人说法是成立的,所以判给了男方40%的产权,女方拿了60%的产权(孩子和太太各占30%,比男方少)。

总结:即使女方故意钻法律的空子,我们仍然要坚持举证,让法官内心产生怀疑,即使最后无法鉴定,法官也会酌情考虑。这个案子本来男方只能拿30%,但是因为我们提供了相关证据,法官内心确信了,最后还是判了40%

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制定时,立法委员会考虑过学习德国,采取强制鉴定制度。

在德国,如果法院要求女方作鉴定,女方不配合,直接就上绳把人绑出去了!但是实践当中坚决不配合上绳捆的情形比较少。

考虑到我国的具体国情,我们还是没有采用德国的强制鉴定,而是规定如果女方不配合鉴定,推定为孩子与男方没有血缘关系。

这个案子我还有一个思路,因为我们这个案子针对的当事人是女方,所以被女方钻了法律的空子。军医其实还有一个胜诉的机会,再等两年,等孩子成年之后,单独对孩子血缘关系提出身份确认之诉。这个时候被告就是孩子本人了,就没有法律漏洞可钻了,军医必然胜诉。

但是这个军医是不想再折腾了,因为孩子虽然不是他的,但是也抚养了十六年,有一定感情,不想对孩子未来带来阴影,所以这个方案最后我们没有实施。

第六个问题:如果亲子鉴定出了结论,证实军医与孩子没有血缘关系,在分割财产时,军医能否以“自己不是过错方”为由,要求予以照顾?

本案中,军医受到了巨大的心理打击,后来还去进行了心理治疗,法院支持了我们的部分要求。

问题是法院的这种照顾是否有法律依据?

2011年《婚姻法司法解释》之前,我们确实有对无过错方进行照顾的相关条款,但是2011年《解释》颁布之后,对无过错方的利益照顾就转化为损害赔偿了。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对无过错方进行照顾是否妥当?

这是一个存在争议的话题,从另一方面讲,既然存在争议,我们就具有说服法官对我们照顾的可能。

如果我们说服了法官对我们照顾,这个照顾有没有标准呢?

《婚姻法》第46条规定了四种最为重大的过错行为,它们是吸毒、家暴、重婚、赌博,对这四种过错,精神损害赔偿是5万元封顶。婚内出轨是比这四种重大过错等级低一些的过错,所以法官给予的照顾一定是低于5万元的。

大家知道,区区的5万元,相对于房产来说,是个很小的数额,对于当事人来说,也很抚平心灵上的创伤,所以,我们主张法官多给房产5%的份额。

第七个问题:孩子从出生到15岁,双方都付出了很多金钱和精力,男方是否可以针对抚养所支付的费用要求女方进行返还?

     本案中,军医与孩子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是收养关系,所以军医对孩子是没有法律上的抚养义务的,我们认为,军医对孩子的抚养属于重大误解,可以要求女方返还抚养费。

   重大误解是在合同法概念,主要规范经济关系,本案却是由身份关系引起的赔偿诉讼,如果我们提出重大误解的观点,法官可能不会引用,但是一定会在判决中给我们权益予以考虑。

结论:法律精神在一定范围内是有一定相通性的。

    第八个问题:如果是婚前女方与人通奸,婚后生子,这个如何处理?

   这种情况还不属于我国婚姻法第46条规定的重大过错情形,男方不能要求女方损害赔偿。

所以这种情况很无奈。这种情形其实比外遇还要严重,男方很冤枉,因为孩子已经抚养到了15岁,男方这时候也失去了生育能力,发现孩子不是他的,人生都没希望了,受到的打击大于重婚和外遇。

来源:马振杰律师13662566996      时间:201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