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公告:

欢迎来电或通过短信咨询,咨询电话:13662566996
联系我们
如果您遇到法律问题,请联系我们
马振杰深圳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如下:
深圳马律师网
电话:+86 (0) 755 33368772
传真:+86 (0) 755 33368787
QQ:QQ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02号财富广场A座二十楼。公交站:招商银行大厦。地铁站:车公庙站A出口
  >>  服务领域  >>  婚姻家庭
婚姻中的房产纠纷二

<P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class=MsoNormal>案例2

大龄青年张某通过婚介所认识王某,双方于200811月登记结婚,婚后不久,王某起诉张某要求离婚,同时诉称:张某名下房产系婚后购买,属于婚内共同财产,应该予以分割。

张某无法认可王某的说法,向法庭出示了一张购房款收据,收据显示购房款总额为人民币41万元,由张某的姐姐支付,交付方式为本票39万元,2万元现金,收据的日期为200812月,系婚后交付。

直到20092月份,房产商才开据了发票,将张某姐姐的名字更换为张某,因为合同的原因,房产证登记为张某本人名字,而且房价调整为46万元。

问题一:配偶一方利用亲属赠予财产购买的房屋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七条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

如果张某是使用父母赠予的财产购买房屋,根本没有任何争议,这个房子就是张先生的个人财产。

但是本案中,张某使用其姐姐赠予的财产购买房屋,所以争议比较大。本案发生时,在学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焦点有二:

焦点一:赠予的主体如果不是父母,而是一方的其他近亲属如何处理?

焦点二:如果配偶一方使用父母的赠予购买的是车辆,股票,是否也视察为夫妻一方的财产?现实中这种现象经常用发生,比如男女双方结婚,女方父母陪嫁了一辆车,这种情况下到底如何适用?

不同的法官对这个问题的理解还真不一样,有的法官认为,《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和《婚姻法司法解释二之间》有冲突,《司法解释二》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婚后发生的赠予,如果不明确给一方的,应当视为对双方共同的赠予,只有明确的表明赠予给一方的,才可以视为对一方的个人赠予。

而《司法解释三》的第七条明显的是对《司法解释二》的突破,规定只要房产落户在一方名下,就视为是对子女个人的赠予,不在再要求明确赠予给一方了。

这个第七条一出来,就是骂声一片,怨声一片。不幸的是这个第七条已经生效了,恶法亦法,我们再对此进行争议已经没有价值了。

现在的问题是,对于焦点一,到底是适用狭义解释?还是广义解释?

如果支持张某的观点,就应该采取广义解释;如查不支持张某的观点,就要采用狭义解释。

采取狭义解释的理由是什么呢?

部分专家认为,《婚姻法司法解释三》本身就是对《解释二》的突破,你不能把这个突破无休止的突破下去,如果再这么突破下去,就可能会改变的婚姻法本身的架构。

采取广义的解释的理由是什么呢?

大部分专家认为,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七条不能作狭义解释,应该作广义解释,这是公平原则的体现,虽然赠予张某钱财的人是姐姐,不是父母,但是姐姐在法律上也是近亲属,理应认定姐姐的赠予行为也是对张某的个人赠予。

法院支持扩张解释。

对于焦点二,我告诉大家,目前没有答案,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内部自己都搞不清楚,持两个观点的专家咬得一嘴毛,也没咬出个结果。

问题二:婚内一方父母出资,房屋产权登记在另一方名下,离婚时如何分割?

比如本案,如果钱款是张某父母所出,但是却登记在王小姐名下,到底应该如何分割呢?

我们看一看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的第七条第二款:“父母双方共同出资,登记在一方名下,可按父母双方出资比例分割”。

如果张先生的父母出资99%,王小姐父母出资1%,那张先生就占99%,王小姐占1%

但是在本案中,王小姐没有出钱,这个条款就不能适用,法院是不是可以将房产全部判决归张先生所有呢?

也不能这么理解。

首先,按照《物权法》的规定,既然张小姐是产权人,那么她必然享有相当的权益,婚姻案件只是对物权利益的二次分配而已,也不能根《物权法》相冲突。

其次,也不能简单的就给女方分配50%,女方分配比例过大也不公平,因为女方买房时出了一点钱,分配比例非常用低,结果完全没有出钱的,反倒比出钱少的分配的还多,却又显失公平。

在这种情况下,法院进行判决时,还是会考虑贡献大小原则的。虽然《婚姻法司法解释》第七条第二款没有讲到这种情形,但从法理的角度来看,出钱少的拿比例少,没出钱的是不是拿得更少一点?这是不是一个理所当然的法律解释呢?

核心问题:到底女方拿多少比例比较合适?

法律在这方面没有规定。

但是我看过一份法院的内部文件,认为“男女双方恋爱期间一方出资购房,登记在另一方名下,最后没有结婚的,没有出资一方可以取得价值1030%的份额。”

那么婚姻内男女双方使用父母财产购买房产的,是不是可以套用这样的规定?

有些法官认为,男女双方恋爱期间没有结婚,一方都可以取得1030%的份额,哪么结婚以后,是不是应该取得的更多一点?大概30-50%吧?

确实有法院这么操作的,但是这些比例都没有法律的明确规定,只能是我们办案过程中可以争取的一个空间。

问题三:婚内由一方借款购置的房产,离婚时如何分割?

这个问题并不复杂,婚内借款是共同债务,用借款出资就是用夫妻共同财产出资,不存在男女双方贡献大小的问题,理应以平均分配为主。比如,张先生向父母借款购房,分配时先把钱还给父母,然后平均分配即可。

焦点一:债务案件是否可以在婚姻案件中并行起诉?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们首先要考虑债务真不真实?然后再考虑债务是不是夫妻共同债务,只有前两个问题解决了,我们才会去考虑能不能共同处理。

离婚案件的当事人就是夫妻双方,法庭不会轻易拉一个第三个进入案件中的,既使涉及到财产利益分割,法院一般也只处理双方共同的未成年子女的财产。如果是其他人的利益,比如说姐姐、姐夫的财产,法院是不会放在婚姻案件中解决的,但是夫妻双方、债权人可以调解结案的,法院会在制作调解书时把案件的权利人作为第三人拉进来。

焦点二:债务是否真实?

债务是否真实在现实生活当中有几种情形,一种情形是夫妻双方都在借条上签了字,这没有什么争议的,只要在法庭上问是不是你签的字就可以了。

现实生活当中还有一种情形,借条上只有一方的签字。这种借条很可能是故意打的假借条,目的就是人为的扩大夫妻共同债务,从中渔利。

很多当事人离婚时恨仍对方,私下问律师:“我能不能多打点借条,人为扩大共同债务?”

我们肯定不能鼓励当事人这种作弊行为,但是当事人真的这么打了借条,法院也不会对这种行为采取严厉措施惩罚,因为法律没有相关的规定。

但是国外对这种行为处罚很严厉,比如美国,一旦发现出现这种行为,法庭可以立即对作弊者采取刑事措施,进行刑事立案。

焦点三:如何判断借条的真伪?

有法官认为,当一方提供借条,并且有资金走向的时候,另外一方如果不认可该笔借款,他就要举证证明为什么不认可该笔借款。因为必竟有借条,有资金流水。

但是也有专家对上述法官的观点提出质疑,例如,借条的签定时间与支付款项的时间是否一致?

举个例子:父母当时本来就是送给子女钱财用来买房,后来一看要离婚,立即补个借条,说这是借款,不是赠予。

此时我们就要鉴定借条的形成时间。

现在的技术手段,如果是黑色的钢笔写的字,是不能鉴定的,油笔是可以鉴定的,因为油笔的成份挥发得比较快。

很多鉴定机构没有技术能力作时间鉴定,曾经有一个案件,律在网上找了很多鉴定机构,包括我的母校西南政法司法鉴定中心、都说鉴定不了。后来,我们找到威海一家鉴定机构,人家能作这个鉴定,但是法院又不认可,说威海是个小城市,他们作的鉴定我们不敢采信,最后律师又到处找,找到南京一家鉴定中心,作出来的鉴定法院采信了。

更搞笑的在后面,因为南京这家鉴定机构出名了,很多当事人跑到南京去委托他们鉴定,S市的其他两家鉴定机构出来发飚了,说南京的鉴定是不科学的,不能作为判案依据,现在S市的相关鉴定只好委托给S市本地鉴定机构。

换个角度说,鉴定文件形成时间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情,最高人民法院内部出了一个文件,大致意思是说文件鉴定超过两年是鉴定不出来的,不给鉴定。

还有些法院有地方保护主义思想,不同意把材料送到外地进行鉴定,但是当地的鉴定机构又没有能力进行鉴定,这时候法院就把举证责任推给了原告,他们的理由是,借条是由原告提供的,所以原告还要证明其证据的内容及形成过程是真实的。

这又扯到举证责任的分配问题,到底应该谁来举证。

我们再讲几个案例:

在一个债务案件当中,原告提供给法院一个手写借条,被告说我没写过,法院就,你们去申请鉴定吧。

原告说,“我不愿意出鉴定费。”

被告说:“我也不愿意出鉴定费“。

到底谁应该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呢?

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学院有个内部教材,认为这个举证不能责任应该由被告来承担,因为对于原告来说,举证已经完毕,举证讲的是高度概然性,不是必然性,原告已经提供了证据,法院不能忽视这个证据的存在,如果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证据,他有责任去鉴定。

话又说回来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内部教材必竟不是法律,只是一种学理解释,所以又有法官认为,婚姻案件是类特殊的案件,在处理举证责任的时候,不可以简单的套用债务案件的处理原则,在某种情况下,还是可以要求原告举证证明自己证据真实性的。

谈到证据的真伪性鉴定,我们绕不开一个话题——测谎。

曾经有过一个案例,男女双方在婚姻过程中设立了一个公司,男的管经营,女的管财务。有一天,女的不知道为什么拿着公司的钱款跑路了,男方就以公司的名义向经侦报案,说女方侵占公司财产。

经侦答复说:男女双方是夫妻关系,不给立案;男方就去搞刑事自诉,还是不给立案。

男方没办法,只好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女方返还公司钱款。

案件审理过程中,女方向法院提交了一个收条:

“今收到某女给付的黄金5000,现金100万元。

收条下面有公司的盖章。

女方用这个收条证明她已经把公司的钱财归还了。

原告一看收条的落款时间,当场就指出这个印章是伪造的,因为当时公章在男方手里,女方不可能在哪个时间段盖到章。男方提出两个申请,一个是公章真实性鉴定,一个是测谎。

法官不同意测谎,因为测谎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法官不能以测谎结论作为判案依据。

公章鉴定出来了,公章是真实的,估计是女方平时拿公章敲在空白纸上,后来又补的文字。

一审男方败诉。

男方上诉至中院,把所有的疑点都列了出来,又提出了测谎申请,最后法院居然同意了,测谎证明女方出具的单据是伪造的。

案例3

小朱和小红2014年结婚,购置婚房一套,价值84万元,两人先办完房产过户手续并装修,然后于20165月份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现在两人感情不和,要求离婚,对财产分割产生争议。

问题一:婚前一方父母为双方购购置房屋,离婚时如何分割?我们假设该案中所有钱款均是男方家庭所出,房产登记在男女双方名下,象这种情况如何分割?

如果房产证上仅仅是列明了小红和小朱的名字,没有写明各占50%的份额,法院在判决时就会考虑:“必竟双方还没有结婚,而且父母也没有证据证明是对单方的赠予,考虑到男方在购买房产时贡献较大,适当的对女方少分10-30%的份额”。

问题二:男方父母把钱直接打给了男方,也没有证据证明父母给这笔钱的用途就是去买房,男方也没有立即拿钱去买房,而是过了半年后才拿这个钱去买房,如何处理呢?

一般情况下,法院会认为这部分钱是父母给予男方的个人赠予。因为银行帐户一般都是个人帐户,咱们深圳一般不会出现恋爱双方设一个共管帐户的情况。如果我们代理男方,一定要调集证据,说服法官不要把这部分钱认定为对双方的赠予。

如果我们证据收集不齐全,法官就会产生疑问:“男方父母给男方一笔房款,但是现在证据无法判断到底赠予给个人还是给双方?我不管,我要平均分割”。

男方父母辛辛苦苦攒的钱,就这么被法官判没了,肯定不干,如果他们求助于我们律师,我们律师该如何给当事人支招呢?

我们可以这样建议当事人:“出资不行,说借款可以吧?可以不可以搞成债务纠纷?哪怕这个债务跟增值不能对应,能捞回来多少是多少吧。”

讲一个我办过的案例,男女双方在婚前购置了一套房产,落的双方名字,男方父母付的钱。

后来两个人过不到一块。男方父母就拿着银行转帐凭证、借条(借条上只有男方的签名)去起诉,要求归还借款。

法院没有任何理由否定本案是个债务纠纷啊,只能在判决书中定性:该案件属于债务纠纷。但是法院同时又说:“因为没有证据显示女方参与了涉案债务,所以该债务属于男方的个人债务。”

我们赢了第一步,马上给法官抛出了第二个问题:“既然涉案债务属于男方的个人债务,那么男方使用个人债务进行的出资应该不应该认定为男方的单方出资呢?如果认定为男方的单方出资,男方在离婚诉讼中是不是应该适当多分财产呢?”

法官支持了我们的观点。男方拿到了65%的产权,女方获得了35%的产权。而且法官在判决书中明确表示:“因为之前有这个债务问题,所以法院按比例进行了判决。”

我想,如果我们没有坚持这个债务认定,法院可能就要准备平分了。这个案例提醒我们,如果不是伪造证据,具备一定的素材,大家的思路还是要稍微拓展一下,打这个债务纠纷固然会给当事人增加一定的诉讼成本,但是争取到的利益会远远大小所付出的成本。

问题三:一方婚前房屋,在婚后增加另外一方产权的,离婚时如何分割?

这种情形比较常见,女方问男方爱不爱我,爱我就把我名字加上去。讲一个真实的案例,男方婚前买了一套房子,结婚之后加了女方的名字,刚加上去三个月,女方就提出了离婚,双方就离婚案件起诉到法院。

法院判决如下:男方婚前付的10万元钱返还给男方,剩余部分平均分配。

这个案子是《婚姻法司法解释二》出台之前判的,当时房价还没有暴涨。如果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份判决极不合理,房价涨得太恐怖了。

在房价暴涨的情况下,判决理应考虑出资比例,男方婚前所交纳首付和按揭应该算作出资,婚后双方共同还贷部分也算作出资,这样就把双方的利益都平衡进去了。

从操作层面上讲,涉案房屋在银行有按揭贷款,往房产证上添加女方名字的前提是银行同意,征得银行同意后,银行会要求变更原贷款合同,原贷款合同的借款人为男方一人,变更后的贷款合同借款人为男方和女方,女方增加为共同借款人。所以说,女方参与同共还款的时间界点是可以通过贷款合同确定的,时间界点确定了,男方和女方究竟各自还了多少款项也就容易计算了。

厘清了以上问题,法官就会结合出资比例、结婚时间长短等因素来进行判断,作出比较公正的判决。

问题四:婚前双方一起出资购置房屋,离婚时如何分割?

婚前双方一起出资购房,首先问双方是否达成过协议,如果双方达成过协议的,以协议为准,意思自治。

如果没有协议,我们就要考查双方的出资及及共同购房的意愿。

举一个例子:男女婚前共同出资购房,因为还没有领取结婚证,房子就暂时登记在女方名下。

这种情况如果产生纠纷,男方就不仅仅要证明到自己有出资,而且还要证明自已有共同购房的意愿。

你想啊,尽管男方出资很多,女方也可以有三种说法:

第一说法十分厚道:“俺俩准备结婚,这是共同购置婚房。”

第二种说法比较厚道:“这钱是我借男方的,我愿意还钱,男方不能参于房产增值的分配。”

第三种说法十分不厚道:“这钱就是男方送给我的,是我的青春损失费,一分都别想拿回去。”

如果女方坚持第二种和第三种说法,男方又没有证据证明双方具有共同出资的意愿,法院确认房产是双方共同财产的难度就比较大,可能会倾向于作为债务处理。

结论:我们千万不要认为我出资了,我就一定享有房产份额,不一定的。

当然,如果双方的陈述一致,或者是双方之间有相关的书面协议,这就比较好办了,有协议法官就会支持协议的约定。

最坏的情形是当事人连证明自己出资的证据都没有,因为他是拿的现金给的另一方,这种情形怎么办?

有证据才能得到法庭的支持,所以我们要求当事人取证,比如让当事人补签协议,但是,现实生活中,对方当事人没有哪么傻,一般不会轻易补签协议。

所以,当事人要学会录音。

在电话录音的时候我们注意,律师一定不要出面,中国的老百姓虽然不尊重律师,但是还是怕律师的,有时候律师一出面对方就警觉了,他也赶紧请个律师来对付,结果什么也录不到。

如果以上两种证据都没有,就只能采用证人证言,申请证人出庭作证了。

来源:马振杰律师13662566996      时间:2016/6/16